透澤的珠圓是姥姥的富貴,
含蓄的玉潤則是姆媽的美德,
戴在耳際上溫順的叮囑,
反成凝視我翹盼青春的旁人。
 
歷史的珠圓,飽滿了女史箴的矜持,
當代的玉潤,豐腴了摩登女郎的傲骨,
戴在頸上莊重的傳承,
反成鼓舞我悖離傳統的掌聲。
 
— 珠圓玉潤 / ré古董創作首飾